• <option id="8keua"></option>
  • 骑行游记

    浪骑滇藏(17)圣山下来的修女

    美骑车友“沉疆”在疫情期间骑行滇藏线,回来后整理成了很长的一篇游记。虽然字很多,但满满的心情与故事值得分享。美骑网每周三连载,欢迎点赞、转发和评论。


    2020.6.21 工布江达——墨竹工卡

    骑行210公里,爬升1400米,天气:晴

    本想凌晨便起床出发,计划是翻越米拉山,今天到日多的。可能是床太舒服的缘故,闹钟已经毫不起任何作用了。

    推开窗外,已是阳光照耀着尼洋河的河水泛出金黄的波涛。宾馆里的骑友们大都已经出发了,飞哥大概是因为昨天有些虚脱的缘故,所以到现在还没有起床。我对飞宇讲,接下来一段我打算单飞了,到拉萨等他们。其实内心还是比较希望就能今天从工布江达直接骑到拉萨的,尽管需要翻越一座大山,还要骑行280多公里的路程,但我想把最后的一天当做挑战用来结束这次滇藏之旅。飞宇决定留下来等飞哥再走,毕竟他现在的状态不太适合一个人骑行,虚脱以后的人是比较虚弱的,放在平原低海拔地带还好,但若是在高原地区,则很容易就引起感冒发热之类的问题。  

    疫情当下倘若真的发热那就麻烦多了,所以为了稳妥起见,飞宇还是决定与他同行。  

    出发时已是上午的九点半多,老板笑称道:“这么晚走,还能不能到松多。”我没有对他讲今天希望能完成一日到拉萨的挑战,便笑嘻嘻的离开了。

    工布江达县城外

    ▲工布江达县城外

    讲不出今天有多么的兴奋,刚一开始我便保持较快的速度,骑行也丝毫不觉得疲惫。路上大概是遇见了徒步的队伍,不时便能见到几个徒友结伴而行,每一个我都向他们加油助气,其实像他们助威时也是在鼓励我自己能够如愿到达拉萨。他们总是不急不缓地走着,有时不会像我们一样需要赶路而行。我看样貌大部分人也都是年轻人,尽管风吹日晒他们依然很坚定的前行,有时也会有说有笑,看不出丝毫的疲惫感。将人生快起来是一种拼搏,而选择慢下来沉淀自己则是另一个境界。比起那些又是拉车,又是打着收款二维码直播的人,虽然都是用双脚丈量西藏的每一片土地,但在我眼中他们才是真正的修行者。

    徒步西藏并不是为了名和利,所谓那些拉车的直播美其名曰是挑战,实则后援队伍随时待命。说来也是有趣,这些天早已望不见那些主播们的身影,总算是给这里带来一丝的宁静。其实人们选择的方式并不由得他人去评判,只是感觉自己与他们的三观不同,倘若目的是为了宣传分享真实的西藏,那是伟大的。可究其本质,他们的愿望是希望自己能够火起来。在这个流量至上的年代里,在都市中这已经发展成了一个病态的现象,而都市们的人群却将这股喧嚣带到了远离纷争的西藏高原。但这也是时代的浪潮,终究是不可逆的。人也总有一本自己难念的经,选择怎样的方式入藏是自己的自由,但我还是希望这条路上能多一些安静,少一些喧嚣。说白了我们这些饱受浮躁的人来这里,不过是求得一份纯粹的安静。

    一出工布江达县城的不远的拐角处,我偶然间发现了雪山融水与河流的交汇处。我自幼从黄河入海口的黄蓝交界处长大,那里就如同眼前的这般景象,两者仿佛是相互厮杀的勇士,谁也永远不肯做出让步,山风而下的雪山融水如同冰冷的冰刃妄图直刺尼洋河流,希望能延伸于此。尼洋河却用磅礴的气势抵挡住它的侵袭,我想它们不知争斗了几千年,当山峰与河流存在时,斗争便是不分昼夜的不休不止。

    我站在路旁久久发呆,在遥距于此四千多公里的地方,此刻也在上演着相同的奇观。我自小以为只有自己生长的沃土上才有黄蓝交汇的奇观,但此时我明显是坐井观天了,像这一处我想在这些山峰之间还会存在这样的交汇。无论是遍及网络,还是自小听大人们口口相传,只有在黄河入海口才可以看得到这种景观。别处是没有这种特殊的条件,黄河挟裹着泥沙冲击碧绿的大海——渤海才得以形成,而关于尼洋河与雪山融水的交汇却在网络上只字未提,也并未成为一个景区供人们观赏。

    看来只有行走在路上才会打破你对知识的桎梏,西藏的确是一个充满神秘和未知的地方,等待着我们前来探索。不多时便又在路边发现了印有“中流砥柱”的石碑,可能因为地势险要的缘故,如今我无法再去观察尼洋河中那块不为河流所动,不为巨山而迁的石头,只能在石碑旁得知它就居于此和有关于它的历史典故。

    尽管我一直保持匀速高强度的骑行胸口有些发闷,但对于即将到达拉萨的兴奋劲却丝毫让我慢不下来,屁股仿佛就要和坐垫融为一体,一路马不停蹄的骑行。今天不论是摩旅,还是徒步和骑行的人都变得多了许多。终于在金达镇时,我遇上了骑行的队伍,本想打算稍作停留,一进阵子时竟发现了拉面馆子,一路上包子这类的面食店就少的可怜,没成想竟见到压根没有踪迹的拉面馆。便想继续往前走走寻觅一下还有没有另外家,可走下去却尽是茶馆,我不想折返便放弃吃饭继续前行了。

    金达镇上的藏民给人一种民风彪悍的感觉,这里的法院竟建在菜地里,大门紧锁,不知荒凉了多久。碰上了之前遇见了好多次的两位北京老大爷,他们骑着公路车速度一点都不逊色。

    “大爷,今儿翻米拉山不?”我用力一脚蹬过去与他们并排问道。

    “看着今天的时辰是有这打算的。”其中一位精瘦的大爷讲着京腔的普通话回道我。

    逐渐前面的路开始变得略带上坡,最令人头痛的事竟刮起了呼呼的逆风。我们便不再连排而骑,几个人自然而然的排成了一排,接连轮流领骑以便节省体力。不时有摩托车在我们身边呼啸而过,但他们也并不着急赶路,而是一路走走停停。318国道不时与林拉公路相交合。燥热的天气属实想让人躲在下面乘凉,但倘若休息起来,人则会愈加地想休息。还不如就这样一路骑着不停留,一口气到松多再做歇息。

    可没多久后队伍里另一名略胖的北京大爷有些体力不支,落在了队伍后面,精瘦的大爷喊我去追赶前面的骑友,他决定带着他的老伙计慢慢骑了。我便又开始了一个人的骑行。

    上一篇:轻骑滇藏(2)第一个坎 白马雪山下吃狗粮

    下一篇:【小药水骑行日志】兵库深山吃野味

    大家都说

   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复 登录  |   注册

    您还可以输入200
    • 全部
    • kingfar 2021-08-19 08:48

      神牛有点帅~

      +1

      0
      回复
      举报
    • 15907818033 2021-08-18 16:58

      这真是猛人!日行200

      +1

      0
      回复
      举报
    举报成功,管理员会尽快核实及处理
    安全提示

    根据《网络安全法》规定,账号需要绑定手机号才可以使

    用评论、发帖、打赏。

    请及时绑定,以保证产品功能顺畅使用。

    推荐骑客

    推荐文章

    热门推荐